姑且存梗 又是攒了一年的卡带梗

龙与骑士、童贞火影和风俗店老板、庄园主和他的金丝雀、上班族卡卡西和他的红白玫瑰、不小心和黑道结成了番、实习死神二人组

***

黑龙堍和骑士卡三世斩不断的孽缘

孤独的幼龙认识了人类男孩,共同生活一段时间之后被村人发现,男孩不愿透露幼龙的下落,愤怒的村人把男孩当作异端处以火刑。

幼龙伸展开自己还未发育完全的翅膀想为男孩遮挡围观群众扔过来的石头,他终是奄奄一息地倒在火堆边上,看着银发男孩化成焦尸。

成年的黑龙被陌生的闯入者惊扰了长眠,他眯起眼睛,发现眼前身着盔甲的少年有几分眼熟。白天他教少年如何战斗,晚上便心甘情愿地做了少年的靠垫。

他本以为少年会变成意气风发的骑士,却在几年后得知了少年受人排挤入狱已死的消息。他记起过去被烧死的男孩,咆哮着毁灭了这个国家。

从此,整个世界都知道了恶龙的存在。

恶龙隐居山林,偶尔会化成人形去村落里买点红豆糕吃。他遇上了正讨伐完入侵国家在村落落脚休息的骑士长。骑士长不仅能力出众还生得一副好面孔,不过私生活混乱男女通吃。

他将第一次见到的恶龙压在酒馆的墙壁上强吻,被人踹了裆之后愈发感兴趣。

骑士长出征讨伐恶龙时在山洞里看见了人形的恶龙,他垂眸拔出腰间的利剑。

“我的命是你救的。”恶龙甚至没多少抵抗被他重创,在骑士面前大口大口地吐血。

骑士长又一次举起了反着光的长剑,只不过这次他杀死了在场的下属。他对外声称恶龙已死,但部下们不幸牺牲。他拒绝了国王的巨额奖赏和公主抛出的橄榄枝,和恶龙浪迹天涯。

***

童贞火影和风俗店老板

认真负责的火影接受了同期的提议去雪之国旅游,在又一次被阿斯玛和红闪瞎狗眼后拉着玄间去了街上的风俗店。结果没跟姑娘说几句话就败下阵来,微微红着脸去外头等玄间。

碰巧遇上有客人纠缠一女孩,正义值为正的火影上前搭救,店老板出面道谢,认出带土后神情暧昧地问他近来可好。火影拉着玄间落荒而逃。

不日之前搭救的女孩又出现在他身边借着道谢的名义对他示好。可惜火影脑子里只有少年时救了自己一命后消失的发小,并没有注意到女孩带来的危机。

卡卡西早知道女孩和雪之国的地下药品交易有莫大关系,他的另一重身份是国主的副手(雪国剧场版里他和国主早就认识)。他也意识到女孩想借带土摆脱控制,在千钧一发之时救下了被下药的带土。

“卡卡西……我好难受……”

“……”坐怀不乱的卡卡西用湿毛巾擦过火影汗湿的脸庞,烟灰色的眼底沉淀着被压制的欲望。

“求你……碰我……”

自此,火影大人的身边多了一个照顾生活起居的家政夫,从房间到人照顾无微不至。

***

庄园主和他的金丝雀

幼年卡卡西在濒死时被大户人家的少爷带土救下,因为天资聪慧被老爷当成养子培养。老爷和夫人均在家族内斗中死去,卡卡西发誓要保护好少爷,但带土仍在他一次疏忽中被人推下山崖。他忍辱负重多年杀死了陷害带土一家的亲戚,将庄园归于自己的管理。

钻石王老五旗木卡卡西的名号在整个国家都响当当,但令无数名媛千金落泪的是他只喜欢男孩,黑发大眼睛的干净男孩。

他的少爷在一个落雷的午后带着一身伤出现,以为是卡卡西害死自己一家的带土愤怒地杀死了他床上的男孩。

庄园变了天,带土恢复了庄园的继承权并从底层女仆开始清理庄园。他留着卡卡西作为自己的管家,并变着法子折磨人。他听说卡卡西的床技不错,在某次尝试中被卡卡西开发了后部之后便沉溺于此。

沉溺于性爱的庄园主最后干脆禁止卡卡西穿衣,将银发的管家囚禁在为他打造的巨大黄金鸟笼中。

究竟谁才是被关住的那个?卡卡西亲吻着主人的潮湿的眼角,在零碎压抑的呻吟中加快了腰部的运动。

***

上班族卡卡西和他的红白玫瑰(现代paro+穿越

带土终于鼓足勇气准备向卡卡西告白却接到电话说自己家里着火了,他眼睁睁看着房子被无法扑灭的火焰烧得一干二净的同时,出现了另一个和自己有着相似容貌的男人。两人住进了卡卡西家,开始了修罗场一般的同居生活。

穿越来的带土 坦言自己喜欢着卡卡西,并且浑身散发出一种经历过摧残而内心坚强的寡妇气息,认识他十八年的带土自然之道这是卡卡西喜欢的类型。穿越而来的带土是白发的,和卡卡西坐在一起的时候颇像要一起白首。这是现世带土曾经幻想过的事情,但真的看到后心里却不是个滋味。

他习惯加班,卡卡西最初还会问他一起回家,后来也就美其名曰“照顾另一个你”准时回家。带土脑子里满是[和单身寡妇同居.avi]等黄色废料,根本工作不进去,但又不想打扰二人,心情复杂。

卡卡西和穿越而来的带土很快就在相处中发现他们喜欢的并不是同一个人,白发带土喜欢的不是这样的卡卡西,卡卡西喜欢的也不是这个带土。然后白发带开始帮着卡卡西追黑发土。最后二人喜结连理,白发土也找到了回去的方式。

“你不是喜欢寡妇吗?”

“我的带土不需要为了谁的死痛哭,也不需要给谁创造幸福,”卡卡西握住带土的手,真诚而又认真地盯住那双摇摆不定的眼睛,“我喜欢的是你,是我认识十八年的宇智波带土。”

***

不小心和黑道结成了番

ABO+私设琳的祭日和白牙是同一天

在花店老板临打烊时候进来买花的黑道,没过多久又在墓地碰见。卡卡西在擦身而过的时候闻到了黑道身上淡淡的信息素,饶有兴趣地挑了挑眉毛。

宇智波管理的酒吧就在自己花店五百米左右。在一次帮派间的恶性冲突中带土躲进了卡卡西的花店,并因为逗留时间过长而被花香引起了发情。清醒过来的带土发现自己和看起来人畜无害的花店老板结成了番,和卡卡西打了一架。

父亲是警长,儿子从小被锻炼身手自然不差。两人的打斗并没有完全占上风的一方。带土被不久之后赶到的鼬拉走,卡卡西也被打工君鸣人拦下。

后来……什么结局忘了。

***

死神paro

少年带土以压线的成绩毕业成为了死神,和他搭档的是天才卡卡西。带土拔不出自己的斩魄刀并且怕鬼,卡卡西已经开始自己研发鬼道。
怕鬼的带土总是被吓的哇哇叫甚至吓哭,但有卡卡西搭档倒也没出过什么问题。
某次任务,要解决的虚要害的人是自己的亲人。被欺骗的带土哭着说卡卡西我不想带他走,并在卡卡西要解决的时候放走了虚。虚露出了真面目,重伤卡卡西。在卡卡西要死的时候,带土觉醒,使用了一刀火葬(宇智波的血统)并舍弃了一只眼睛。
被判了死刑的少年在忏罪宫等待死亡的时候,斑的亡灵便出现在他面前,少年的意识开始扭曲。
卡卡西没赶上见他最后一面。

很多年后的虚夜宫再见面,带土一开始是面具的第十十刃,最后摘了面具变成第一十刃。
大概这样子|・ω・`)

大概还有二三四五六七八个脑洞但是成型的就这几个吧大概

评论(10)
热度(18)

© 亿_理论力学做不完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