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带】KILLERS 1

KILLERS

双杀手设定,走剧情

 

01

男人握紧手里临时翻出来的手枪紧贴着背后的墙壁,在漆黑一片的狭小房间中控制着自己的呼吸声。那扇仅剩一丝缝隙的铁门外传来敌人由远而近的声音,对方嚣张地敲着沿路经过的机械和管道,匕首划过金属表面发出的尖利声响让男人全身抑制不住地颤抖起来。

 

“小老鼠再躲来躲去,阿飞要生气了哟?”

 

男人觉得这个代号在哪里听过,但当下的情况不容许他的脑子再做出其他多余的思考,冷汗浸湿了自己的衣衫,多余的液体往冰冷顺着自己的皮肤一路蜿蜒汇聚落在积满了尘土的地面上。

 

“嘎吱——”铁门被人推开发出的沉重声响让他浑身一颤,敌人和他之间仅有一扇门的距离,他踩着的地面上不远处便是对方的影子。那影子停滞了几秒,伴随着铁门另一侧的小声呢喃,离开了自己所处房间的门口。

 

即使精神上仍然紧绷着,但他的肉体已经不受控制地痉挛起来,他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听见房间外的走廊上敌人一声声哀婉的“小老鼠”在偌大的空间中回响。在漫长的几十秒之后,仿佛招魂般的声音终于消失在走廊尽头,

 

男人觉得上帝还是站在自己这边的,他长出了一口气抬起左手想擦擦额头上堆积太多已经刺痛双眼的汗水,就看见头顶上缓缓降下来一个橙色的东西,漩涡扭曲着留出一个圆形,一只血红色的直勾勾地盯着自己。

 

“阿飞找到你啦!”

 

匕首的金属刀锋在空气中摩擦出一道善良的弧线,处于惊恐中的男人还没有意识到发生了什么,只看见眼睛前落下点东西,紧接着伴随着强烈的痛感和脸上扩散开的粘稠液体,他才反应过来那是自己的两根手指。

 

“啊!!!”他痛苦地哀嚎起来,歇斯底里地抬起右手扣动扳机朝敌人的方向开了两枪。

 

大概是没想过被自己逼入绝境的猎物身上还装备着武器,一直高调追赶他的敌人瞬间没了言语,匆匆往外退去。男人注意到路上的血迹确定自己刚才击中了对方,他将手枪举在身前,跟着敌人的步伐来到主甲板上。

 

宽阔的甲板上并没有人,只有海风并不温柔地拍打着他的面颊。男人握紧枪托,他沿着地上星星点点的血迹来到了尾部甲板。他眯起眼睛凑近瞄准镜,有什么东西从自己眼前略过跳下甲板。没错,就是那个几分钟前断掉自己两根手指的混蛋。即使是躲过了自己的子弹也不可能逃得过这凶险的大海,瞄准那个即将失去性命的倒霉鬼,一种兴奋席卷了男人的全身,他怒吼一声:“下地狱去吧!”按下了扳机。

 

 

不远处船尾甲板上的男人应声倒地,卡卡西放下手中的狙击枪,回到快艇的船舱里擦拭起他黑色的枪管。不多会儿,船身小幅度的摇摆一阵,肩膀搁上一个湿漉漉的脑袋:“卡卡西前辈都不关心人家~”

 

“把衣服换了。”卡卡西甚至懒得抬抬一下眼皮去搭理靠在身上的无赖,依旧慢条斯理地擦拭着手里的物件。

 

“可是阿飞现在好兴奋的呢~”阿飞将手探向卡卡西的裆部,恶作剧般地抓了一下,“前辈不也很兴奋嘛,一碰就硬起来……”话没说完,他被人转身掀倒,身体重重地砸在了快艇冰凉的甲板上。卡卡西将他身上套的偷来的海员服轻易剥开甩在一边,接着狠狠地按住他的左臂。

 

“解释一下这颗子弹?”

 

面具里露出来那只眼睛有些心虚地躲开卡卡西的视线,阿飞空闲的右手覆上身上人的脸颊,用略带撒娇的语气说道:“前辈不要生气嘛~”见卡卡西的脸色没有任何缓和,宇智波带土也只好作罢,迎上卡卡西带着质问的目光。

 

“好了卡卡西,放个烟花给你赔礼道歉啊。”

 

接着是震耳欲聋的一声巨响,旗木卡卡西抬起头,大大小小的爆炸接连不断地在出现那艘巨轮上,像是海面上熊熊燃烧的一把大火,在短时间内将整片海域照的如同白昼一般明亮。一时间没适应过来强烈的视差,卡卡西只觉得眼睛有些刺痛,他低下头,注意到带土眼里倒映出来的,身处于奇妙光景中的自己。

 

卡卡西终是无奈地弯了眼睛,他将那个漩涡状的面具扯开,俯身贴上了那两瓣唇。

 

 

 

木叶城作为火之国的中心确实是永不停歇,即使是夜里两三点的时间路边的小店也照样亮着灯,时不时有穿着工作服的外卖小哥和他们一起等待红灯,或者是相互搀扶着走起路来踉踉跄跄的醉汉伸手拦车。

 

绚丽的霓虹灯因车速而擦过视线,交织在一起给夜景套上了一层滤镜,宇智波带土伏在车窗边上静静地看着这一切,要说什么能让他心烦的也只有怀里抱着包扎结实的左臂了。

 

那个缠绵潮湿的吻持续了不短的时间,就在带土以为卡卡西因为感动失控打算憋死自己的时候,卡卡西扶着他从甲板上坐起来,那种极度小心地状态看的带土心情烦躁,抬手挥开对方。沉闷的响声从他和铁质楼梯接触的鞋底发出,灌满了快艇狭小的船舱。

 

“我想珍惜你。”被甩开了手的卡卡西有些诧异,他没有行动,只是望着比自己站的低了几个台阶的带土。

 

老子都不知道被你压着做到失声多少回了你跟我说珍惜?宇智波带土回头,但这句话在遇上卡卡西失落神色的瞬间化成了他喉间被咽下去的唾液。卡卡西在背后的夜空中白的闪闪发亮,要不是左臂抬不起来,他想自己真的会举双手投降。

“好吧,我错了。”

 

 

被恋人的美色俘获之后他的胳膊就被包扎成了这个鬼样子。偏偏始作俑者还会在每个红灯的短暂时间里用关切的目光询问自己感觉怎么样,带土敷衍地点点头强迫自己不去关注卡卡西性感的嘴唇和下巴上的痣。

 

第一次看到那颗痣是什么时候来着?私家车驶过坑坑洼洼地施工地段,带土的思绪就跟着身体一起上下颠簸起来。

 

十四年前的一次委托,他被指派去暗杀酒会上某个跨国公司董事的大儿子,说实话他的目标确实是一表人才,在这个充斥着各色中年秃顶或是啤酒肚男人的酒会上显得格外养眼。但吸引宇智波带土的还是他身边的人。

 

他见过的漂亮女性也不少,但对于这个银色长发的女孩他甚至找不出形容词,再加上青春期少年蓬勃的欲望,在酒会上装服务生的他频频出错愣是没盯住目标。等他清醒过来追到酒店房间,银发的少女只留给她一个跃出窗户的背影。目标周身涌出的尚还温热的血红色液体染红了地上印着的清辉月光。

 

车内又是一阵颠簸,磕到脑袋的带土意识集中到现在的时刻,少年时的手淫对象就在他伸手可以触到的地方。他内心窃喜着,嘴上却不肯放过对卡卡西将自己包扎成球的报复:“我想吃汉堡。”

 

终于回到平直道路上的卡卡西正要一踩油门直接回家,就听见宇智波带土的无理要求,并且在自己不可思议的视线中理直气壮地还重复了几遍。

 

“你认真的?”

 

“恩……”带土的声音停顿了几秒,“城北那家我最常去的。”

 

卡卡西的目光扫过带土倚着的车窗上擦过的“城南路”的路标,无奈地更改了目的地。

 

等他抱着两个温热的汉堡拉开车门的时候,听见一阵均匀的呼吸声。他轻轻带上车门,就见在窗外闪烁的霓虹灯投下来的绚烂灯光中,宇智波带土已经睡熟了。他想了想还是没有惊动带土,将自己的外套脱下来盖在对方身上。

 

他们到家的时候已经是清晨五六点,卡卡西给带土取出子弹后用家里小型的设备做了简易检查,结果让他松了口气。还好对方使用的武器是轻型的防身手枪,带土的左手小臂轻度骨折,但那颗明显不太专业的子弹还是让他感到哪里不对劲。

 

注意到带土一直聚焦在子弹上的目光,卡卡西同样发现了异常,他不动声色地收起了子弹,用新换的绷带在带土胳膊上扎了个蝴蝶结:“伤好之前别给我惹事。”

 

听出卡卡西的言外之意,带土活动着健全的右手扯掉左臂上绑着的蝴蝶结朝他扬扬下巴。带土的动作不轻,卡卡西在这种时候也不生气,就和和气气地朝着带土微笑。

 

“我保证,绝对不惹事。”招架不住的带土伸手比了个四,接着搂住卡卡西的腰在人眼皮上亲了一口。他能感到下面卡卡西滚动的眼珠和柔软的睫毛,嘴唇划过恋人的面颊落到唇上啃咬起来。

 

赶着去上班的卡卡西并不积极地回应了一下,他推开从昨天开始欲求不满到现在的男友随手抄起餐桌边上的三明治塞人嘴里绝情离去,临走时还不忘记拿上自己的公文包。留下宇智波带土一个人叼着三明治坐在转椅上晃悠了两圈,半天才狠狠一口下去阻止了即将从嘴里滑落的三明治。

----tbc----

关于武器查了很多相关资料之后……用重型武器活下来不落个残废不可能,轻型武器的比如手枪在设定的情况下是最佳距离……

所以这个的相关解释会在后文提到

如果不坑剧情设定有一个好大的圈。。希望我不坑


评论(13)
热度(88)

© 亿_理论力学做不完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