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汪周】追寻

emmm看了书旗上的全文仍然有点懵逼,以及对小汪的身份感觉没有太明显的指向我就单纯地写个汪周。

 

虽然说内部有鬼但我还是不大想怀疑小汪哭唧唧

主要就是剧情还不完全让人非常的……难受

设定是内鬼小汪没有被查出来改邪归正这样子……?大小关都没死,很多年之后的故事吧。

只是一个自我安慰的设定。

 

 

======================== 

苦苦追了半年的地下室连环杀人案的嫌疑人终于落网,周舒桐揉揉眼睛如释重负地伸了个懒腰,吩咐新来的小李去结案。她收拾好文件披上大衣叫住了经过门口的高亚楠。

 

“一起吃饭吗?”

 

“不了,还要陪家里头一大一小。”高法医撩了一把刘海朝她笑笑,昔日凌厉的高法医如今成了人妻倒是温柔不少,虽然她在队里工作仍是那副雷厉风行的样子。已经可以冷静地参与尸体解剖的周副队长挑了挑眉,又把目光转到自己后面的支队长身上。

 

“我不去。”支队长低头看了看腕子上的手表,头都没抬地从她身边擦过去。

 

“也没叫你啊。”周舒桐撇撇嘴,早已经习惯了结案之后这幅自顾自样子的汪支队长。

 

毕竟,这个习惯从他接替那人坐上支队长位子的那天就开始了。

 

 

他习惯看来来往往行人的眼睛,拿着糖葫芦蹦蹦跳跳的幼童的纯真无暇的眼睛,一路往前走就一路看。挽在一起的情侣笑的弯弯的眼睛,或是年长者有些浑浊的转动的眼睛。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活法,他们的情感大多能从脸上的两个窟窿里漏出些许。

 

他呼了一口气出来,看见一股白气从眼前扩散开去,消散在正朝自己走过来的一个女孩的眼睛。太像了,小汪愣了愣神,在原地僵住。他看见那女孩有些奇怪地打量着自己,然后从自己身边绕了过去。

 

只是看起来像而已。

 

他有些失落地耸了耸肩膀,用前脚掌在地上摩擦两下。如果是周巡,也许会笑着,把那双好看的眼睛小幅度地弯起来朝他打个招呼。

 

汪,干嘛呢?

 

那人手里不定抱着什么街上刚买来的热乎的小吃,毫不在意落到眼前遮挡视线的头发就往嘴里塞。他当年跟着周巡走现场,十次里有八次能看见他师父大大方方地拿起犯罪现场的食物往嘴里塞,然后将手机夹在脖颈处听关宏峰或是其他人打来的电话,嘴里一边吧唧一边模糊地发表一些自己的看法。

 

这么一想,他突然有点饿,嗅到空气中若有若无的一丝香气,抬头看了一圈,走向不远处那个人满为患的小吃店。

 

等待了一阵子叫的一笼汤包才上,小汪凑合和其他两个人挤了一桌,低着脑袋有心把自己藏起来。小吃店很热闹,这让他不得不想起周巡还在的长丰支队,热闹的过了头。周巡这个暴脾气一着急就吼,一边吼还要一边拍桌子,那双本来就大的眼睛被主人瞪得可怕。小汪记得自己习惯性站在后头看,有时会上前装模作样地拦他。

 

“哇——”不知道怎么回事,坐在他对面的那个四五岁的男孩突然大哭起来,小汪抬头看了看,那孩子大概是被烫着了舌头,吐出嘴里的东西就往外跑。

 

外头是车来车往的宽阔马路,小汪眼见着孩子往路上跑,身体比大脑先行动,拉开椅子跳出去把孩子从马路边上拽回来。

 

“这是汪队长吧?”“汪队长可也是我们津港的守护神了吧,你听说没他的破案率是百分之百啊?”“哇,我要发个微博留念一下!”

 

他领着孩子走回小吃店的时候,听见有人这么说着。他始终沉默着将孩子送回父母身边,对上手机的闪光灯也一言不发。

 

他的前任支队长也这么做过,或者说这对不喜欢穿防弹衣的周巡来讲,只是点懒的提起的小事情。但对现在的津港市民来讲,他们是英雄。关宏峰的案子结了之后,整个津港对他们这行的人都有了全新的印象。

 

但这排除了周巡,因为他再也没有出现在人们眼前。他们都不知道你有多好,小汪搓搓手,他们只看到了一个只会打架的周支队长或者连听都没听过你。

 

 

解决完热腾腾的汤包,小汪又回到了自己的路上。天已经明显的亮堂起来,刚吃下去的食物让他周身都温暖。

 

身边擦过的人变得多起来,他依旧习惯性地扫过人们的眼睛,抱着一种无端的期待想从那一双双眼里看到些什么。

 

但只一瞬也没有什么意思,眼睛里透出来的东西是会变的,就像人本身就是善变的动物。想到这儿,他有些索然无味,低下头看了一眼地面。如果是镜子的话,也许能看到我的眼睛到底有着什么样的感情了吧?

 

 

“小小关上个月满八岁了,但是学习好像不怎么样,我老能听见高法医在办公室用手机教训儿子。不过这也没办法,他爹就是这幅德行……不过小子脑子挺聪明的,作业不做门门考试还是第一……”

 “老关调到外头去了,今年也没有回来。数数日子大概也有个两三年了,也不知道他失去了什么犯罪者基地,忙到连侄子都没时间看。不过他升官倒是挺快,估计过两年就是关局长了……”

 “小周还是单身,我想是不是叶方舟或者老关之前对她的影响太大,都奔三的女人了,一点不担心自己的终身大事,得亏老刘不在了,不然估计得念叨死她……”

 “不过有个伤心的事,就我之前还追求过一段时间的赵茜,下个月就打算结婚了,对方是个大学老师,看着一表人才。可能是比我强吧,或者比我稳重些?”

 

小汪絮絮叨叨地说着,将之前在路上买的一只烤鸡放到墓碑边上。他还记得周巡带自己去搜查关宏峰家看到烧鸡两眼放光的样子。周巡的眼睛是真好看,他记得自己当初老喜欢盯着看师傅侧脸睫毛翘起的弧度。


他想了想,又把外套脱下来,拨开上头一层薄薄的雪轻柔地盖在墓碑上头。不过接着他就后悔了,在冰天雪地只穿一层毛衣确实是冷。周巡在冬天总是穿的不多,人前一副坚强的样子然后在没有人看到的小角落冻得直哆嗦。


怎么就没人心疼心疼你呢,肉搏的是你,挡枪子的还是你。小汪想起之前和周巡一起泡澡看到他身上的淤青和伤口,还是没有拿回自己披上去的外套。

 

“记不记得你当初拿我和小周对比,但是我告诉你啊周巡,我现在的破案能力可绝对比她强。”小汪跺跺脚,借此让自己暖和了一点。他又看了看墓碑上周巡一本正经的样子,想笑但只能机械性地上提嘴角:“你也不看看我师傅是谁。”


一本正经的周巡依旧有着一双好看的眼睛。他在梦里一遍遍阖上过那双眼,一遍遍感受过睫毛擦过手心的触感。他很喜欢那双眼睛,正如他喜欢那双眼睛的拥有者。 喜欢听那个人随意地招呼自己“汪”,喜欢跟着那人在案发现场横行霸道,喜欢他笑起来的每一个弧度。


“汪。”他叫了一声,突然觉得眼眶一热。


“但是可惜,你师傅把你带得太聪明了,”小汪将眼泪憋回去,偏开头轻轻地呼出一口气,像是担心吵醒墓碑下沉睡的人,“不然,我也不至于真朝你开枪。”


end.


评论(33)
热度(106)

© 亿_理论力学做不完了 | Powered by LOFTER